陈国球:普实克与夏志清的“文学史”辩论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极速快3_极速快3正规平台_极速快3平台网址

   2013年12月29日(美国东部时间),中国文学评论家夏志清在纽约去世,享年92岁。夏志清1921年生于上海浦东,1948年考取北大文科留美奖学金赴美深造。代表作品《中国现代小说史》、《中国古典小说》等,在拔高张爱玲文学史地位上贡献巨大。本文摘自香港教育学院人文学院院长陈国球《文学怎么才能 才能 成为知识?》一书。

   真诚努力地去把握你这一 整体多样化过程,并以客观无私的土法子将这多样化过程呈现。——普实克

   文学史家的第一任务,永远是卓越之发现与鉴赏。——夏志清

   一 普夏二人的争辩

   2004年《夏志清论评中国文学》(C. T. Hsiaon Chinese Literature)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夏志清教授(1921- )在序言里总结个应学术生涯,当中很重提到四十多年前的一场论争,并以人个 当年论辩文章的结语说明他作为“中国文学批评者的立场”:

   拒绝接纳未经检验的假设和习见的判断,不想 不带政治成见、无惧其后果,以开放的态度进行探索。

   所引述的文章发表于1963年,是就捷克斯洛伐克汉学家普实克(Jaroslav Pr??ek,1906-19200)在一年前(1962)对夏志清第一本学术专著——《中国现代小说史》(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的长篇书评所作的宣布。夏志清对这篇响应文章显然非常重视,对当年的辩论也随便说说耿耿于怀,在但是的文章如1987年他悼念刘若愚和许介昱的文章《东夏悼西刘——兼怀许芥昱》、2002年在台湾发表的《中国古典小说.中译本序》,还一再追记此事。事实上,此次交锋事关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史上的重要发展,也关乎一种 文学研究思路的碰撞,值得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细说从头。

   夏普二人可说站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之路的开端,其著述在西方固然有重大影响,又透过中译和学界频繁引述,于中文学界也达致无人不识的境地。在进入“夏普之辩”理论意义的讨论前一天 ,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先简述这两位重要学者的文化背景及学术历程。

   40年代后期,时任中国北京大学外文系助教的夏志清,考获奖学金到美国深造,辗转到了耶鲁大学攻读英国文学博士课程。不久,中国出显了政局变化,当时执政的国民党遭共产党彻底打败,退走台湾。不少未能认同新政权的知识分子,挑选离开中国大陆,前往香港、台湾,将会其它外国地区;曾与夏志清同在北京大学任教的兄长夏济安,也经由香港转到台湾,但是在台湾大学任教,并创办了重要的文学刊物《文学杂志》(1956-19200)。经此不变,将会去国的夏志清,再也没人 回归的企盼。博士班的最后一年(1951),夏志清在一项美国政府资助的中国研究计划下工作,负责撰写供美军参阅的《中国:地区导览》(China:An Area Manual)手册。这项计划由主张“反共”的耶鲁大学政治系教授饶大卫主持(David Nelson Rowe,1905-?),夏志清负责当中“文学”、“思想”、“大众传播”三大章,以及“礼节”、“幽默”、“人物小传”、“地理”等不同环节。这本手册不能试印本,并未正式出版。据夏志清描述,其中“文学”一章,包括古代文学,但重点却在现代。他但是把手册暗含关现代文学帕累托图全面拓展,入党入党积极分子撰写一部完整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最终完成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其主要内容基本上于1955年写好,经修订后于1961年由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1971年再版,1999年三版。中文本由刘绍铭等以第二版为据翻译,于1979年分别由香港友联出版社和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2001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再版;简体字删节本由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这部著作与1968年出版的《中国古典小说》(The Classic Chinese Novel:A Critical Introduction,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奠定了夏志清在中国文学研究领域的殿堂地位。他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的荣休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2004年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他在哥大任教期间的重要论文十六篇,合成《夏志清论评中国文学》一集(C. T. Hsia on Chinese Literature)。

   普实克原先在布拉格的查尔斯大学(Charles University,Prague)修读欧洲史;但是再到瑞典和德国攻读汉学,1932年获奖学金往中国研究社会经济史。留学期间与中国文坛中人如胡适、冰心、郑振铎,艺术界如齐白石等也有交往,又与鲁迅书信往还。在中国居住两年后,他再到日本,于1937年取道美国返回布拉格。这次中国之旅让普实克对中国文学,以至语言、民俗、艺术等有更深刻的认识;回国后马上出版了前冠鲁迅序文的《吶喊》捷克文译本,稍后又写成游记《中国:我的姐妹》(Sestramoje ?ina,1940,中译本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1945年起,普实克在布拉格查尔斯大学中文系任教。他的兴趣广及中国思想、历史、以至文艺美术;然而,他之成为欧洲触目汉学家,主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将会他在以下另一一兩个研究范围有杰出贡献:“中世纪民间文学”——尤其话本小说,以及“新文学”。1953年普实克为捷克斯洛伐克科学院创立“东方研究所”,并致力推动汉学的国际交流。1968年“布拉格之春”事件地处,他被共产党开除党籍,禁足东方研究所,不准发表文章,直至19200年去世。他遗下著述非常多,在英语世界流通最广的是《中国历史与文学研究》(Chinese Historyand Literature:Collection of Studies,1970)和《抒情的与史诗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The Lyrical and the Epic:Studies of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19200)两本论文集。后者由李欧梵主编,帕累托图文章有了些删订;有1987年湖南文艺出版社李燕齐等的译本。

   综上所述,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没人发觉夏志清与普实克的身份和立场之差异。前者是一位中国留洋学生,受训于美国“新批评”大本营的耶鲁大学英文系,以欧西文学为基准回顾中国古代和现代文学;其思想倾向主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英美的自由主义,对共产主义及其政权非常抗拒。后者的基本训练是欧陆的学理传统,对中国文化开使好奇想象,再转化成同情投合;这当然又与其政治思想由民族解放出发,再求寄托于社会主义的理想有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前一天 ,普实克对共产主义离开信心;1968年“布拉格之春”事件地处,普实克遭受冷酷的政治压制,最后郁郁而终。本文要探讨的夏普论战却是地处在普实克思想转变前一天 ,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西方阵营”,与苏联主导的共产主义“东方阵营”,形成对垒的局面,已进入所谓“冷战时期”。夏志清受雇编写《中国:地区导览》作为美军参考手册,正是西方围堵共产阵营政策之下的产物。

   1961年3月,耶鲁大学出版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这是以英语写成的第一本中国现代文学史著作。前此,西方学界对中国文学的关注点主要在于古代文学;零落的现代文学研究不能位处边缘,将会作为区域研究(area study)的分支细项,以配合当代政治社会情况汇报的分析。夏志清这部深具前瞻性的著作厚达2000页,出版后得到芮效卫(David Roy,1933-)等的好评,认为现有各国文字书写的此类研究中,“推此书为最佳”。翌年,声望极高的汉学期刊《通报》(T’oung Pao)刊出普实克长达48页的书评,题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根本现象报告 与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Basic Problems of the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C. T. Hsia,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对夏著作非常苛刻的批评。夏志清回忆说:“《中国现代小说史》1961年3月出版时,我在欧美汉学界并无名气,而捷克学者普实克早已是欧洲的中共文学代言人,故要在汉学期刊《通报》上写篇长评,想把我击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中国古典小说.中译本序》)。事实上,夏志清当时才刚入职哥伦比亚大学中日文系(即东亚语文系的前身),这篇书评的确有将会伤害他的学术前途,于是奋起为文反驳,写成同等篇幅长文《论中国现代文学的“科学”研究——答普实克教授》,刊于次年的《通报》上。在两人交锋之余,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还看完普实克的一位研究生史罗甫(Zbigniew S?upski)也为老师助拳,在另一份著名刊物《东方文献》(Archiv Orientální)上发表《读第一部中国现代小说史札记》(“Some Remarks on the First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1964),猛烈批评夏志清的小说史。但这篇文章似乎未曾吸引夏志清的注意,夏氏没人 作过任何宣布。将会这篇文章与普实克论点密切相关,本文也将之纳入讨论范围之内。

   意识型态的分野,再去掉 你这一 人个 意气,使得夏普两人的论文都没人 达致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著述中的最高水平。尤其当双方互相指摘对方“唯政治”观念之不可取时,争辩只等待图片在言说层面,各说各话。普实克在书评的开篇,还未正式入题讨论,就指夏志清之作充斥“教条式的严苛”、“无视人性尊严”;又批评夏志清“全面扭曲”战时解放区的意识型态现象报告 和毛泽东的观点,很重是“在延安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夏志清声称以作品的“文学价值”为原则,但实际品评作家高下时,却一依政治判断,而非艺术考虑。普实克又以为《中国现代小说史》汇集了少许新文学的材料,将会作者能减轻他的“政治愤怨”,专注于考析“现今中国发展中的伟大的文学程序运行池池”,则哪几个材料可不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夏志清可非是,怎么才能 让“本书的价值大大降损”,在不少地方“沦为恶意宣传”。普实克的学生史罗甫专意评核《小说史》论老舍的两章。和老师一样,他的文章也引述夏志清所讲“全以作品的文学价值为原则”,借以说明夏志清之表里不一,“没人 放过任何将会去贬损左翼作家”;经过一番考查,史罗甫的结论是夏志清“以一己的政治爱恶来取代文学科学的标准”,以致“全书无甚价值”。

   夏志清当然拒绝承认普实克加诸他身上的“教条式严苛”(dogmatic intolerance)的指控。他的宣布是:“普实克人个 才得背负‘教条式严苛’的罪名,即使在理论层面,看来他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能接受任何与官方共产主义相异的现代文学观。”至于夏志清人个 ,他以为若有所谓“严苛”,是对拙劣作品的严苛,这正可见到他于“文学准则”的执着,而也有“政治偏见”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互相指控对方充满“政治偏见”,而力陈己方才是文学的“艺术价值”守护者。在哪几个控诉之间,“文学”与“政治”的形相变得流动不居;“文学”与“政治”之纠结夹缠,莫此为什么在么在。当然自今视昔,二十世纪中叶的两位辩者对“文学”和“政治”的界划仍然有原先纯朴而认真的想象,随便说说值得敬佩。总之,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要明白,冷战思维及其所寄托的政治言说,在这次论辩中占另一一兩个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本文重点却没人了此,而在于双方对“文学研究”的态度和取向,以及其间异同所予亲戚亲戚你这一 个之启示。

   二 “文学科学”与“文学的过程”

   夏志清的响应题作《论中国现代文学的“科学”研究》,文章一开使就对普实克所主张的文学之“科学”研究表示怀疑:

(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025.html